首页 男生 其他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第三百八十七章为苏家洗刷冤屈(一)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落雪悠莲 4850 2021-12-07 05:2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看书屋]

   https://m.cdmytra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诸暹与云琅,因霁月世子而一时停战,两国之间,除上次与霁月世子交涉外,再未有其他交涉,可因各自己国之内事,双方似乎默契的皆固守了本营,让边境一时清明了一二。

  此间事由,不为外人道,却为外人一直暗中瞭望,见诸暹与云琅两国只短短之月,战事便停,窥探之人心思当即婉转,一只只信鸽因此而扑飞,与寒凉冬日里,向南迁徙。

  同样富丽堂皇的宫宇,同样飞龙火凤盘旋的殿柱,同样恩爱的夫妻,就在澹梁国中,就在那澹梁皇宫内。

  勤政殿中。

  一对被世人传为佳话的恩爱夫妻。

  男子,为心爱女子,一生只此一妻,膝下只同胞二子,小儿自出生不幸夭折,心爱女子因此而大伤缠绵,身子孱弱,为此,男子遍请名医,多年来,从未曾纳娶一宫嫔妃。

  此恩爱夫妻二人,得多少男女艳羡,更有多少女子渴求这等好夫君。

  而此时,这好夫君,亲力亲为为其心爱皇后布菜肴,眼中心中也皆乃她一人。

  弱柳扶风的云皇后,早已过而立年,却被夫君宠的还似那二八年华少女,虽面带苍色,可其眉目之间惊艳,柔情之中又带娇艳,一颦一笑间皆乃芳华,惊华绝世,仙女下凡。

  一袭粉白之色宫装,乌黑秀丽发髻,其上玉簪精致,朵朵牡丹自玉中绽开,白玉牡丹,花蕊间又带以天然桃粉色泽,精雕细琢,精致高贵。

  “夫君,诸暹与云琅之间战事既已停歇,云琅瑜皇驾崩,我那侄儿小霁竟得云琅新皇之位,实属意料之外。

  待其回京之后,怕就是举行登基仪式之时了吧!我这个姑母,这个女儿,多年来未曾孝敬父王母妃二老膝下,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他们二老了。

  诸暹这边,玉儿小姑也终是为情所困,竟就舍得抛下了长乐那般负气离开,撒手人寰,卫皇对玉儿小姑情深,恐会想不开随了去,也许在不久之后,诸暹国也要换君王了。

  你我二人,乃长乐的舅舅与舅母,也是时候该为长乐与枫儿的婚事考虑考虑了,我这做舅母的,总想着让长乐和枫儿能情谊长存,皆好好的。”

  柔柔之音,似澹澹溪水,娟娟流淌间,荡漾起潋滟水波,激荡心间落。

  “爱妃所言极是,只是此刻尚不忙,爱妃身子不好,不可长途跋涉,夫君心疼,再等等吧!等霁月世子正式登基时,为夫着人送爱妃回家探亲。

  至于诸暹这边,等卫皇陪着我的皇妹入葬,头七过后,再与毅亲王谈及皇儿与长乐婚事,也免长乐过早知晓父母悲事,连着皇儿也难过。”

  又一口菜肴直接亲手喂到云皇后嘴边,澹梁皇满目柔情,早已过中年的他却依旧风度翩翩,尤其那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凤眸潋滟,自带一股柔情,一眼一动间,皆乃勾魂。

  如此之人,男子惊美,与弱柳扶风的云皇后,当真乃一对绝佳璧人。

  当年射杀秦娆之时的那份少年郎的狠绝,早已在上位多年后皆化作内敛。

  恩爱夫妻,十分舒心的用完这顿午膳,却在午膳盘碟刚被撤下去时,他们舒心的心情,刹那之间消失。

  只因自诸暹那边传来的一封信笺。

  信笺之内言说,发现萧沐白之踪迹。

  萧家家主果然未死。

  但这,却并非让两人面色巨变的真正缘由,两人之面色巨变,乃因信笺内提及到的另一人,一个女人。

  欢娘。

  在萧家家主养伤的院落外,发现另一拨人,其中有一人影,似乃老相识。

  “她不是早死了,怎可能还活着,她和萧沐白竟在一起,那这么多年来和我们作对之人…难道她没死,她竟还活着,是她一直在报复我们。”

  弱柳扶风的云皇后,周身仙女气韵竟一息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把抓住澹梁皇手臂,其面上之惊恐万分,竟狰狞了她这副惊世容色,倏然之间,竟觉这一副惊世美人容色在其面容上,并不和谐,很是突兀之感。

  “这绝不可能。”

  澹梁皇猛摇头,周身那种内敛也一时无。

  “当年,乃寡人亲眼看着那贱妇自戕而亡,更借大秦东宫那一把火将她烧的尸骨无存,她怎可能会活着…”

  “那她的婢女怎么回事?她也是被我亲手扔进蛇窝的,她怎会活着。”

  云皇后再急言。

  “慌什么慌。”

  澹梁皇却一把捏住云皇后的手腕,其力道之重,哪还是前一刻的柔情夫君。

  “那贱妇一定死了,她绝不可能会活着,倘若她活着,云琅那边必然不会风平浪静这么多年,她绝对死的不能再死,若当真有活着的人…”

  那一双柔情的丹凤眼,其内蓦生出阴霭之感,让其那副惊美容色也狰狞了。

  “定是那个贱种…”

  拳头倏地一拳砸了御桌,发出砰然声。

  “当年寡人翻遍大秦质子殿也没找到他,本想那贱种怕是也葬身火海…”

  “定是那贱妇趁早时就将那贱种给送走了,定是她的那婢女带走的。”

  云皇后也此一声,气息,竟也阴霭。

  当即又一声:

  “来人…”

  澹梁皇内维持的表面平静,只因一封信笺,一个极其可能的老相识,打破了,再一次,澹梁皇室再动,因萧家被灭而让其放松的警惕又归,甚至于,此刻之时,危机将现。

  且再说云琅这边…

  云琅新皇亲至边城,在云琅势弱之下阻得两国之战事停歇,战火未有再起,边城未被攻破,诸暹铁骑未踏入,保得云琅边城这一方百姓平安。

  此消息传入琅京朝堂,朝臣皆赞吾新皇圣德。

  而就在此欢喜一时,云宫内的那架御龙鼓,竟又一次被击打敲响了。

  砰…砰…砰…

  如此轰然大作之鼓声,响彻整个云宫。

  本已被流放苦寒之地的苏家仆人,竟皆出现在琅京内,以苏旦和苏粲为领头。

  苏粲独自一人至云宫内,直接敲响御龙鼓。

  苏旦则带领一众苏家家仆,手捧血色诉状,至云宫宫门前为他们苏家鸣冤。

  苏家一家清流,忠君爱国,老将军对瑜皇更忠心耿耿,太子与姚丞相见着,心知他们绝难以拉拢老将军为他们所用,便以舒贵妃腹中胎儿算害小姐,未曾得逞,又以三国交流会为筹谋再害小姐,再未得逞。

  最后,竟不惜以姚皇后手中奁阁为诱因,给苏家强加罪名,又与诸暹国国母容皇后暗中勾结,陷害他苏家。

  今,诸暹国容皇后所为已为诸暹卫皇察觉知晓,今已被废打入冷宫,还请新皇也能为苏家做主,还他苏家一世清流,不枉老将军以死证清白。

  前有姚皇后毒害瑜皇,后又出现苏家这些忠诚仆人,敲御龙鼓递诉状。

  且苏家家仆还呈上他们自己暗中搜罗到的证据,奁阁曾多次为姚皇后暗中进献金银财物,更相助太子诱四皇子入局,得以除掉了四皇子。

  一桩桩,一件件,包括太子迎娶殷公侯府小姐为太子妃,也乃他们所谋,为的就是让苏家能为他们所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