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汉冠

第二十三章 妖道

汉冠 雨落未敢愁 9821 2021-12-08 05:3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看书屋]

   https://m.cdmytra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劝告皇帝的事情,肯定是不能王生来做的。

  一方面,皇帝要是知晓王生对他的身体如此了解,如此了如指掌,皇帝心里面会怎么想?

  王生在皇帝心中是忠臣,是孤臣,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让他来做的了。

  那么谁来做最好?

  宗王们,以及琅琊王氏的人来最好。

  原因是什么?

  他们的权势太大,肯定会受到皇帝的忌惮。

  这一手驱虎吞狼,王生肯定是要玩的了。

  从醉霄楼中回来广元侯府,王生马上便召见了张宾。

  “陛下的身体虽然败坏,但年内恐怕是无碍的,你去找寻这天底下的名医,我之后有大用。”

  现在保住皇帝的身子,那绝对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现在王生还太过于年轻了,他的利益团体虽然有不小的权势,但比之宗王都有些不如,比之琅琊王氏,那更是不如了。

  他需要时间。

  他需要皇帝撑着。

  当然...

  要想用这一招驱虎吞狼也并非容易,好在,王生在宫中,恰好就有这么一个人选。

  皇后王惠风。

  皇后毕竟是琅琊王氏的人,在生下嫡子之后,她说话的份量,依然是今非昔比了。

  王生穿戴整齐,马上便乘坐着广元侯府的车辇,朝着皇宫的方向进发而去了。

  .....

  显阳殿中,王生马上便见到了皇后。

  “臣,拜见皇后,皇后千岁。”

  皇后王惠风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别出心裁的做成了带叶青竹的模样,真让人以为她带了枝青竹在头上,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

  尤其是在她生育了之后,整个人都显得丰腴起来了。

  “王郎,此地又没有外人,不必如此拘谨。”

  王生将目光看向幽兰宫女,后者马上会意,走出大殿,在门外望风去了。

  王生走上前去,看着床榻上的婴儿,眼中也流露出些许父爱的成色在里面。

  “这小家伙,长得倒挺壮实的。”

  这个时代,婴儿的夭折率其实是很高的。

  判断婴儿能否活下去,就要看他是否强壮了,以及叫声是否洪亮有力。

  很明显,这司马乾应该不是会轻易夭折的。

  “每日好生照料,自然壮实。”

  皇后王惠风朝着王生抛了一个媚眼,整个人也依靠在王生身上了。

  “王郎今日过来,便是来看乾儿的?”

  王生扶住皇后的腰,笑着说道:“不仅是来看乾儿的,更是来看你的,你怀胎十月,着实是辛苦了。”

  皇后王惠风脸上有着喜色。

  “辛苦倒是真辛苦,不过看到乾儿,我心里还是高兴的,之前这显阳殿,如同深宫一般,有了乾儿,顿时多了点人气了,你要是时常过来,我便更高兴了。”

  王生将皇后紧紧抱住,片刻之后,才算是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其实今日我过来,除了看你们母子之外,还有一件事要托付给你。”

  皇后王惠风现在早已经与王生坐在同一艘船上了,尤其是在生下司马乾之后,她对王生的要求,几乎是没有不答应的。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为王郎谋划。”

  王生轻轻点头,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关系到你我,以及乾儿的未来,否则,我也不必如此紧张。”

  “竟如此重要?”

  皇后王惠风也变得严肃起来了。

  王生重重点头,说道:“我听陛下的那个道人所言,陛下脉象虚浮,身体败坏,若是不加节制的话,恐怕只有数个月的寿数了,但若是节制,还有数年的寿数,我今日前来,便是想要让你帮手,让陛下不要去找那些美姬了,专心静养。”

  陛下的身子败坏了?

  只有数个月的寿数?

  乍一听的时候,王惠风心中骤然一惊,但是片刻后,他脸上却是露出狂喜之色。

  “王郎,陛下若是驾崩了,岂不是正好?到时候,我就是宫中的太后了,乾儿就是皇帝,到时候你我的事情,便不必遮遮掩掩了,这难道不是好事?”

  好吧...

  皇后的眼光也就这样了。

  王生只得是给皇后解释起来了。

  “且不说乾儿年纪太小,只是婴孩,能不能做皇帝还是一说,另外,就算是乾儿做了皇帝,你成了太后,难道你便手握天下大权了?宫外的人,宗王,世家,加之你的母族琅琊王氏,他们中,有哪一个是会听你的话呢?”

  被王生这么一说,皇后倒也是反应过来了。

  “所以说,王郎是想要陛下多活几年,等到乾儿长大?”

  王生重重点头,说道:“这是其中的一个缘由,还有另外一个,便是让皇帝后布局托孤的时间,。”

  布局托孤?

  谁强大削谁,谁弱便用谁。

  如今的朝堂之中,琅琊王氏权势最大,肯定是要削他的。

  而王生的权势不小,但他毕竟是孤臣,加之有羊献容与皇后在皇帝面前吹枕边风,他根本就不怕。

  而且王生早就想好后路了,先从雒阳的风波中抽身而出。

  “王郎要我如何做?”

  王生满脸严肃,缓缓的说道:“我要你将陛下的情况,告诉你的父亲,尚书令王衍。”

  ....

  琅琊王氏在雒阳的祖宅之中,王衍此刻跪坐在书房之中,他满脸通红,整个人像是煮熟的鸭子一般,但脸上全是享受之色。

  很明显,王衍方才服散,现在正是散散的时候。

  “老爷,宫中有信送来了。”

  “哦?”

  王衍眼中稍稍诧异,宫中来信,那便只可能是皇后的信了,只不过,皇后与他的关系不怎么融洽,这写信过来,倒是奇怪了。

  “把信拿过来罢。”

  换做以前,王衍倒是可能置之不理了,但是现在,他可不敢了。

  毕竟皇后已经生下嫡子,那可是日后的皇帝,王惠风是日后的太后,有这层关系在,王衍当然是不敢轻慢了王惠风了。

  打开信件,王衍只是稍稍看了一眼,整个人便严肃起来了。

  他的眼珠不停的转动,整个人在大堂之中来回踱步,双手时而握拳,时而松开,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陛下正是壮年,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难道是陛下想借皇后之手来诓骗他?想要看看他是否有不臣之心?”

  皇帝的多疑,让王衍也是得了被害妄想症了。

  一时间,无数个年头从王衍脑子里面闪现而出。

  皇帝之前身子还好得很,吃得多,玩得更多,怎么可能只剩下数月的寿数了?

  王衍从中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不行,这种事情,得找人来商量商量。

  “去将平子、世将与茂弘唤过来。”

  所谓的平子指的是王澄,是他的弟弟。

  而世将,正是王廙。

  他是王敦王导的从弟,他们三人,与王凌并称为琅琊四龙。

  王凌此时已经是出外为官了,王敦又去负责益州的战事了,四龙去了双龙,剩下个双龙。

  没过多久,王导与王廙过来了。

  “茂弘,你看看皇后从宫中送出来的信件。”

  王衍将王惠风的信件递给王导。

  “你是黄门侍郎,在陛下身边服侍,应该知晓陛下的情况,皇后在信件中的说辞,你觉得是真的,还是假的。”

  王导仔细看了信件的内容,看完之后他递给身边的王澄王廙,沉思片刻之后他才抬起头来。

  “皇后密信中所言,恐怕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

  王导缓缓将他在宫中的见闻说给王衍。

  “陛下日日夜夜享受,耗费精力,如今虽然是壮年,但也禁不起如此消耗,况且,陛下信任方士,尤其是信任一个道人,每日服用金丹,陛下身子败坏如此,说不定那个道人也有很大的关系。”

  “居然如此!”

  经过王导的一番话之后,王衍对皇后密信里面的内容也算是相信了。

  “皇后要我去劝慰陛下,你们怎么看?”

  既然误会已经是解除了,现在便是问计的时间了。

  “以我看来,陛下身子如此败坏,我等自然是要上书劝慰的,应当让陛下将宫中美姬都赶出宫去,好生休养。”王凌当即说道。

  王澄明显要稳重不少。

  “依愚弟的看法,此时兄长恐怕不应该过多参与,陛下身子如此败坏,兄长如何知晓的?这可是会让陛下心生疑窦?如今我们琅琊王氏势大,被陛下猜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从皇后口中得知,倒也不是不可以。”

  “陛下先前已经言明皇后与琅琊王氏划清界限了,如今兄长从皇后口中得知,岂不是让陛下更加疑惑?说不定此事还会牵扯到皇后。”

  “那按照平子你的意思来看,便将此事当做没看到?”

  王澄重重点头。

  “为今之计,便只能如此了。”

  王导待王澄说完话之后,终于是开口了。

  “陛下多疑,此事恐怕不能如此轻轻放下。”

  “哦?茂弘有何高见?”

  “据我所知,皇后与陛下是稍有往来的,皇后怎会得知陛下的身体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王衍与王澄王凌三人对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是陛下故意让皇后知道的?”

  王导面色沉重。

  “恐怕便是这个意思,若陛下是真的身体抱恙,我等自然应该劝慰,当做不知,岂不是目无君父?若陛下身体抱恙为假,那便是陛下的考验了。”

  经过众人的分析,王衍便知晓自己该怎么做了。

  “既然如此,我明日便上朝去劝慰陛下!”

  .....

  次日。

  王衍拜见皇帝。

  “陛下,这便是尚书台这一月来的事务了。”

  “嗯。”

  皇帝司马遹轻轻点头,缓缓的翻开手中的玉册。

  而王衍则是在下首观察皇帝。

  面色苍白,身体瘦削...

  “咳咳咳~”

  加之这时不时的咳嗽声。

  恐怕皇后密信的内容,便是真的了。

  “陛下,有一言,臣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皇帝司马遹瞥了王衍一眼。

  “在朕面前,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爱卿岂是不知?”

  “咳咳。”

  王衍略显尴尬,只好咳嗽两声稍作掩饰了。

  “陛下,臣尝看医书,也知晓些许医术,陛下如今面色苍白,却时常咳嗽,恐怕是身体虚弱了,应当是要调养身子,我听说陛下日夜宠幸美姬优伶,还望陛下以身体为重,为天下黎明百姓着想,应当是要养好身子...”

  皇帝没好气的瞪了王衍一眼,说道:“你懂什么?朕是服用了金丹,正在排除身体里面的污垢,待污垢排除完了,朕便能够修习正统仙法了。”

  仙法?

  排除污垢?

  果然是那个道人的把戏!

  王衍瞟了皇帝几眼,不清楚皇帝这个时候还是不是考验。

  但...

  他没时间思考了。

  只是一瞬间,王衍心中便打定主意了。

  “陛下,此乃妖道,臣阅览群书,未曾有见过如此说法,陛下长时间服用金丹,加之不加节制,恐怕身子已经败坏了,真要到了排除体内污垢,恐怕性命也就没了,还请陛下以身体为重。”

  “你...咳咳咳。”

  皇帝着实被王衍气得够呛。

  “你对朕的身子,倒是真了如指掌,莫非你以为朕是那种俗人,分辨不了是非吗?”

  服用张道显的金丹之后,他如有神助,征伐女人的时候,不知道多有精力,这岂是能够作假的?

  “你给朕退下罢!”

  皇帝话语之中,已经有几分怒色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